5.0

2022-09-02发布:

又色又爽的视频网站项少龙淫乐古今女友秦青

精彩内容:


  2001年,香港。

  「少龍,對不起,我真的不能夠再忍受你的這種行爲了,我決定和peter 結
婚……」此時此刻,在香港的一幢商業大廈當中,此時一名年輕美貌的女子,真
有些無奈的打個電話,對著電話裏面的那個人說了這番話。

  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做秦青,今年25歲,長得非常的漂亮,圓圓的臉蛋嬌美如
花,身材高挑,一身淡色的襯衣長褲,勾勒出青春迷人的女性誘人的身材,身旁
路過的男人都忍不住會多看兩眼

  而此時,電話那邊是她的男朋友項少龍,這個項少龍是香港如今的一個特警,
今年26歲身材高大,長相英俊,可以說是無數女人心目中的迷人的白馬王子。

  當然咯,其實說白馬王子也不是特別的準確,因爲項少龍是一個黑皮膚的男
子,所以應該叫黑馬王子才更貼切一些。

  不過不管是白馬王子還是黑馬王子,其實都不重要,因爲項少龍,確實很吸
引女孩子的注意,不管走到哪裏,這個男人都是那麽的吸引異性。

  而項少龍也很喜歡去勾搭女孩子,他一方面和自己的愛人也算是生活得非常
的不錯,但是另一方面的話,他也喜歡這種鑽石王老五的生活,雖然說不會和那
些女人有什麽真正的關系,但是口花花幾下還是可以的。

  只可惜,對于秦青這個女孩子來說,他已經不能夠忍受這樣的生活了,所以
現在,她提出了分手,她打算嫁給那個一直追求她的富二代peter.

  不過這個事情,對此時的項少龍來說,還是真的有些無法接受,他完全就懵
逼了。

  「阿青,你在說什麽呀?」此時的項少龍完全不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
「你在這說peter ,我連peter 誰都不知道!」

  說到這裏的時候,他的心裏其實已經非常焦慮,因爲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得出
這一次情況不妙,看起來自己的女朋友似乎真的是要和自己分手了,這可不行啊!

  要知道,雖然說他有一些口花花,再見到其他的女人的時候可能有些不規矩,
但是在心裏她最愛的還是自己的女朋友,如今怎麽能夠失去這個自己最愛的女人
呢?

  不過此時的秦青,看起來是真的沒有給項少龍任何的機會,她深吸了一口氣
之後,對著電話裏面的項少龍說道:「少龍,其實這些年以來我一直在騙自己,
我希望你可以和我在一起,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過正常的生活,但是現在看起
來這些根本是不可能的,你繼續享受你的鑽石王老五生活吧,我一個星期以後結
婚,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來參加我的婚禮……」

  說到這裏的時候,秦青不再跟項少龍多說什麽廢話,而在此時一把將電話挂
斷了,看起來他真的已經決定和項少龍分手了。

  面對這種情況,此時的項少龍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麽辦才好,他整個人都已經
驚呆了。

  而現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趕緊去弄清楚這個peter 到底是什麽人,這對
他來說也不是什麽太難的事情,他身爲香港的特警,要查清楚這件事情很容易。

  關于這個peter 的事情,項少龍很快就已經查清楚了,這個人似乎是香港的
一個富二代,家裏面很有錢,雖然說不能和那些頂級富豪相比,但也算是富甲一
方的人物。

  而自己的女朋友秦青確實要和這個富二代結婚,這種事情一下子就讓項少龍
徹底的被擊垮了,他怎麽也想不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一天晚上的時候,項少龍把自己的女朋友秦青,約到了一間餐廳裏面,希
望可以挽回自己的女朋友的心,可是這已經沒有用了,她表示已經決定和對方,
是絕對不會再和項少龍複合的。

  而最終,這個女人還是走了,離開了項少龍,看到這個女人離開的決絕的背
影,此時的項少龍,痛苦的抱著自己的頭,感到非常的難受。

  當天晚上的時候,在這間酒吧裏面,項少龍喝了一個爛醉如泥,最後他是睡
在酒吧裏面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麽辦,可以說一片荒廢。

  不過,項少龍沒有注意到,此時有人正在暗中監視著他,監視著他的一舉一
動。

  轉眼間差不多就到了一個星期了,明天的時候,就是項少龍的女朋友秦青,
和那個Peter 結婚的日子,可以說現在,項少龍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怎麽辦才好,
心裏面難受,自然也是難以想象的。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項少龍的手機響了起來,項少龍隨手拿起了手機,發現
這個號碼是之前那個,跟自己聯系過的香港富二代李小超的電話。

  之前那個富二代曾經聯系過自己,說想讓自己做什麽時空穿越的實驗,當時
自己很明顯拒絕了他,因爲這種事情對于項少龍來說,確實是有一些匪夷所思。

  而之後這個人也沒有再找過項少龍,所以項少龍也把這個人短暫的忘記了,
只是沒想到現在這個人居然會又打電話過來。

  項少龍的心情此時很差,不過他還是隨手拿起了電話,接聽了一下。

  「項先生是吧?你好,我是李小超,你還記得我嗎?」此時電話裏頭傳來了
李小超的聲音。

  項少龍說道:「當然記得了,你有什麽事情嗎?」

  對方微微一笑之後,在電話裏邊說道:「項先生,我想和你見個面,不知道
行不行?」

  項少龍皺了皺眉頭以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見你,我也沒有興趣見你
……」說到這裏的時候,項少龍就打算挂斷電話。

  不過項少龍最終也沒有這麽做,因爲這個時候電話那邊的李小超在此時說出
了一句話,讓這個時候的項少龍放棄了挂斷電話的想法,而是要聽完它到底要說
什麽。

  「如果我想和你談談你的女朋友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呢?」李小超
在裏邊平淡的說道,但是這句話卻讓項少龍猶如晴天霹雳一般,一下子被雷得可
以說體無完膚。

  此時的項少龍,聽到李小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他的身體
在顫抖,因爲這個時候,凡是和自己的女朋友有關系的事情,他都是非常關心的。
而李小超,似乎也已經吃準了項少龍,一定會關心自己女朋友的事情,所以他很
是有信心。

  果然,事情不出此時的李小超的預料,項少龍很快的就來見他了,此時只要
和自己的女朋友有關系的事情,他都不可能放過的。

  「你女朋友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此時在香港的一家咖啡廳裏面,李小超微
笑著看著眼前的項少龍的,緩緩的說出這番話。

  「你們的消息還真靈通啊。」項少龍苦笑著看著眼前的李小超,有些難受的
說出這番話。

  「我要知道這種事情可以說是輕而易舉,沒有什麽大不了的,我找你來主要
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李小超微笑著對著項少龍說道。

  「交易?什麽交易?」項少龍皺了皺眉頭,不過他心裏面已經想到了這個人
的想法,無非就是他那個什麽該死的實驗,又想來說服自己去做什麽穿越時空,
但是現在,項少龍卻不敢在這個時候離開,因爲此時他知道,如果李小超很幫忙
的話,那自己和阿青,應該還有重續前緣的機會。

  正因爲如此,現在的項少龍,不能夠離開這裏,而是要繼續聽下去。

  果然,李小超這個時候說話了:「我的條件其實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的,只要
你陪我完成了那個實驗,那就足夠了,而只要你完成那個實驗,我就可以幫你奪
回你的女朋友,我希望你明白,對我們李家來說,想讓那個peter 娶不了你的女
朋友,有100 種方法。」

  這種事情不需要李小超說,項少龍都是非常明白的,那個peter 的家雖然也
算是比較有錢,但是跟你家比起來確實也算不了什麽。

  「任女朋友明天上午十一點舉行婚禮,我們的實驗在9 :00開始,如果順利
的話,不到半個小時就可以結束,到時候,你就可以和你的女朋友團聚了,項先
生,你還有一點點時間可以考慮,我希望你想清楚。」李小超把這番話說出來了,
雖然他嘴上說,可以讓項少龍考慮,不過他和項少龍都明白,現在的項少龍,似
乎已經沒有拒絕的可能了。

  因爲對于此時的項少龍來說,他真的是太愛那個女人了,她真的不能夠失去
那個女人,所以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選擇了。而現在的話,李小超就是吃準了這一
點,所以現在,才敢在項少龍面前有恃無恐。

  所以,項少龍最終還是同意了,爲了自己的女朋友,他必須要答應這個要求。

  而接下來不用說了,今天晚上就要開始準備實驗,此時的項少龍很快就搬到
了研究所裏面,在研究所的一間豪華的房間當中休息,按照李小超的說法,明天
早上5 :00他就必須要起床,而今天晚上卻必須要有足夠的睡眠時間,所以8 :
00的時候他就必須睡覺。

  不過不管是早睡晚睡,對于項少龍這種特警來說,都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想起明天就能夠和自己的女朋友再次團聚,項少龍的心裏很興奮,但是他還是讓
自己很快的睡著了,這是作爲特警必備的程序,在該睡的時候就盡快睡著。

  第2 天早上5 :00的時候,項少龍就起床了,此時馬教授,李曉超等人,已
經都到了,他們找來了香港TVB 的專職的化妝師,給項少龍畫了一個古裝。然後,
馬教授給項少龍講解了很多事情,包括穿越時空必須了解的一些事情,以及怎麽
回到現實世界等等,都告訴了此時的項少龍。

  而接下來不用說的,實驗很快就開始了,這個時候的項少龍,很快的就走進
了時空穿梭機。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此時的項少龍,另一邊是很緊張
的,畢竟所謂的穿越時空這樣的事情,確實讓他覺得有些害怕,就算是特警,面
對這種未知的事情,依然會非常的恐懼的。

  而此時此刻,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就在李小超下令穿越時空的時候,隨
著馬教授的號令,時空穿梭機立刻就啓動了。

  接下來的時候,項少龍的感覺到周身一股很強烈的電流湧過,這種感覺讓他
很不舒服,可這個時候他已經沒辦法後悔了,而很快的整個時空穿梭機轉動起來,
他感覺天旋地轉,整個人的意識很快就消失了,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

  失去意識的項少龍,整個人就感覺自己在睡夢中一樣,整個人天旋地轉,也
不知道在什麽地方,但是在迷迷糊糊當中,項少龍卻感覺身體裏面似乎湧進來一
股很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的感覺是以前的項少龍從來就沒有用過的,他整個人,
在這昏迷當中,卻似乎如翻江倒海一般,十分可怕。

  很快的,項少龍的意識似乎就慢慢恢複了,不過此時的項少龍,卻身在一個
不知名的空間一樣。他的腦子裏面不斷的浮現出各種各樣的記憶,這些記憶都是
各種各樣的世界,各種各樣的劇情,讓項少龍的腦子都要炸開了,可是這個時候
他也沒有辦法抵抗,因爲他連手指頭都無法動一下,只能在這陸海翻騰當中,任
意的漂泊,漂泊……

  那些記憶充斥著項少龍了,似乎要把他的大腦炸開一樣,可以說項少龍現在
是十分痛苦的。但是他沒有辦法抵抗,而那些記憶雖然讓項少龍的大腦非常難受,
但是卻怎麽樣也不會讓他死去,終于在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項少龍終于慢慢的
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將那些記憶全部融合。

  此時,他已經不再是原先的那個項少龍了,她已經完全蛻變成另外的一個人,
一個非常可怕的人。

  原來就在時空穿梭機啓動的時候,不知道是什麽原因,時空穿梭機,居然沒
有將項少龍,送到它應該去的時代,反而是發生巨大的爆炸。

  這個爆炸,直接將那個研究所所有的人,包括那個李小超,一起送上天。那
個富二代也確實是閑著沒事兒,明明有很多的錢可以一輩子衣食無憂,他偏要玩
什麽時空穿梭,直接去把自己給搭進去了吧,很是悲劇。

  至于項少龍本人的話,雖然說爆炸,將研究所所有的人都送上天,他本人卻
沒有任何的事情,他的肉身還有靈魂被這股爆炸,連同時空穿梭機的時空能量,
一起送到一個不知名的空間,而在這個不知名的空間裏面,他獲得了很多的記憶,
還有力量,而這些力量,可以說,是無比的強大。

  這股力量具體是什麽?項少龍並不知道,但是它卻可以讓項少龍在任何世界
都無往而不利,在任何世界,都是無比的強大的,甚至可以說無往而不利。但是
吸收這些力量的途中,項少龍去付出不小代價,那就是他的心已經變得徹底的邪
惡了。

  本身來說,以前的項少龍,雖然說比較喜歡口花花,也喜歡跟女人調笑,但
總體上來說還是一個好人,有些事情他是不會去做的,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

  如今的項少龍,在獲得那股力量以後,已經徹底的發生了蛻變,他不再是以
前那個善良的特警項少龍,而變成了一個非常可怕的惡魔,準確來說,他的心已
經變得邪惡,不再是以前的項少龍了。

  當他蘇醒以後,可以回到現實世界的時候,他會做出什麽樣的事情,那個就
是沒有人可以預料到的,但是不管怎麽樣,絕對會是非常可怕,非常邪惡的事情。

  ……

  此時此刻,香港的一處草地上,此時的項少龍,緩緩睜開了眼睛,嘴角露出
了很是猙獰的笑容。他現在感覺神清氣爽,他終于回到這裏,回到香港,回到了
本來屬于他的地方。

  「想不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老子如今,得到這種強大的力量,真是想不
到啊!」項少龍長歎了一聲,在此時說出這番話。他現在已經什麽事情都知道了,
包括這個時候已經死去的馬瘋子,和李小超等人,項少龍已經知道了。

  可以說對這兩個人,項少龍沒有任何的好感,他們的死,正好讓項少龍解恨,
畢竟這兩個人,完全把他當成利用的工具,當成他們的實驗品,而且還要挾自己,
這樣的人就是項少龍,獲得這樣強大的力量,都希望他們快點死,更何況他現在
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如今的項少龍,還是那幅秦朝人的打扮,整個人穿著秦軍的服裝,梳著古裝
的頭發,如果被現代人看到,一定會認爲他是演員,正在拍戲。

  不過現在的項少龍當然不可能拍戲,他現在有另外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
就是他要把自己的女朋友給奪回來,絕對不能讓你的什麽peter 占便宜。

  對于現在的項少龍來說,他覺得是做這件事情並不難,因爲他已經獲得了很
強大的力量,此時他又怕誰呢?那個什麽peter ,又能把他怎麽樣?

  不過現在,項少龍要做的第1 件事情,就是趕緊把這個該死的古裝給換掉,
否則的話,那實在是太惡心了。

  轉眼間的時候,項少龍已經換上了一身新的衣服,以他這個時候的能力要找
到一件不錯的衣服,那是很容易的。

  他的手上還戴著手表,這個手表是他女朋友秦青送給他的25歲的生日禮物,
所以他一直不肯摘下來,就算是穿越時空也要戴著。

  現在他看了看時間,時間是9 :30,距離自己女朋友的婚禮,還有大概一個
多小時,對于此時的項少龍來說,這段時間,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尼瑪的,那什麽peter ,敢搶老子的女人,老子這一次要你不得好死……」
此時的項少龍,在心裏面想到這件事情以後,立刻就要付諸實施了。

  這個時候的香港可以說已經是全港震動了,因爲研究所發生了一場大爆炸,
讓這個時候香港一片混亂,最起碼對于特區政府來說,是一個非常震撼的事情,
消防隊,警車都在出動救火。

  不過在香港此時的另外一家豪華的五星級酒店內,卻沒有這樣的緊張的氛圍,
因爲這個時候,這裏正準備辦喜事,那就是秦青和peter 的喜事。

  可以說這場婚禮,前來參加的人是非常多的,因爲這家人雖然說不能算是頂
級富豪,但是已經算是很厲害的,有錢人在社會上的關系是很多的,這一次他們
家族的繼承人結婚,自然會邀請很多社會名流前來參加。

  而現在,秦青這個美女,已經在此時換上了美麗的婚紗,正在等待著婚禮時
間的到來。

  在這間酒店的草坪上,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個臨時的教堂,在這裏請來了香
港最好的神父,爲他們洗禮,可以說,她真的是一個很幸福的女人,畢竟她這樣
的一個美麗的女人可以嫁給一個那麽年輕英俊的富二代,不知道羨慕死香港多少
人。

  她的那些閨蜜,還有親人,在此時都已經到來了,都是真心的祝福她,尤其
是秦青的父母,心裏面更是開心的很。

  其實他們早就已經不喜歡項少龍那個人了,他們一直覺得女兒跟著這樣的一
個人是不會幸福的,只有跟富二代結婚,他能夠一輩子過得好,所以他們早就希
望女兒和那個項少龍分手,只是女兒一直不聽他們的。

  如今終于好了,女兒終于聽他們的話了,和項少龍分手,和富二代結婚,這
自然會讓這對父母感覺到10分的欣慰,因爲只要女兒能夠和富二代結婚,那他們
的日子就會好過很多,可以說非常的自私利己。

  婚禮就快要開始了,可以說所有的人都在等著爲這對幸福的新人祝福,是那
樣的好啊……

  此時此刻,秦青穿著迷人的潔白低胸婚紗,一對飽滿的乳房隱約可見深深的
溝渠,露出的粉嫩肩頭肌膚白皙,迷人心扉,真是美的驚心動魄。

  看到鏡子裏面美麗的自己,這個時候的秦青,也覺得非常的開心,只不過她
隱約有些惆怅而已,畢竟她心裏面其實還不怎麽忘了那個男人那個和他在一起好
多年的男人。

  只是忘不了,又有什麽辦法呢?在這個時候,自己都快要結婚了,就算是忘
不了又有什麽辦法,可以說她覺得很苦澀,但是也沒有什麽其他的選擇。

  轉眼間的時候,最好的時刻已經到來,那就是婚禮應該要開始了,此時的秦
青抹了抹自己的眼淚以後,他知道自己應該出場了,所以現在她深吸了一口氣,
站了起來,準備出去。

  此時整個酒店,已經聚集了很多的人,這些人都是來這裏參加婚禮的,他們
很多都是社會的名流,還有秦青的那些好朋友,他父母的那些朋友,以及自己家
裏面的親戚朋友等等,都已經到來了。

  對于這樣的大富之家來說,辦婚禮的話當然要極盡奢華的,不但要在這樣的
豪華酒店,而且還要包下整個酒店,要讓新郎官和新娘受到無數人的祝福,這才
符合他們富豪的身份,符合他們名流的身份,符合他們家族的身份啊!

  這樣的場景,真的是特別的熱鬧,讓任何人見了之後,都一定會羨慕嫉妒恨,
都羨慕這個女孩子有這樣的好福氣,同時記住他有這樣的好福氣。

  peter 這個人是一個非常英俊的富二代,他也是真心喜歡秦青這個女人的,
希望能夠給這個女孩子幸福,他真心希望這個女人能夠在他的保護下,快樂的過
程一生。

  秦青對于他這個富二代,當然也是有愛的,相比項少龍,英俊而溫柔,畢竟
有大把的時間陪她的peter ,自然是更適合他的選擇,所以雖然心裏面對項少龍
還有一些不舍,但是她不會這樣離開的,她要和peter 在一起。

  只不過,目前有一件事情,恐怕這個女人沒有預料到,那就是他已經不可能
和peter 結婚了,因爲,另外的一個男人,正在趕來路上,他在此時,一定會大
鬧婚禮的,會讓整個婚禮現場,顯得非常熱鬧。

  這個時候,在優美的旋律之下,新郎官peter ,走到了此時的新娘,也就是
秦青的面前,優雅地伸出手,就要和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一起走上禮堂。

  看到這個英俊的男人這麽做,此時的秦青,也是幸福的伸出手,要和他走在
一起。

  她雖然心裏面對自己的前男友項少龍,還是余情未了,可是她相信他一定會
幸福的,他一定會在這個男人的懷抱中得到最大的幸福,一定可以的,她不會後
悔的

  不過情況,似乎不能像他們兩個想象的那樣,那麽順利,就在兩個人的手就
拉在一起的時候,忽然,一個人焦急的跑了過來。

  「少爺,老爺,不好了,不好了……」此時此刻一個人焦急的跑了過來,而
這個人在場的很多人都認識,他叫愛德華,是petee 他們家公司的一個很重要的
高層,他此時也穿著很高貴的禮服,顯然也是來參加婚禮的,不過現在他卻顯得
異常的激動,似乎是出了什麽很重要的事情一樣。

  「這一下真的可以說是變起倉促,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大家都不知道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都是很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叫愛德華的人。

  「出什麽事了愛德華?」Peter 的父親,立刻就沖上前去,拉住愛德華問道。

  對于愛德華這個手下,peter 的父親還是非常了解的,這個人的辦事能力很
強,在公司是很多年的老骨幹了,深得他的信任,平常他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
可是現在居然如此焦急,看起來是真的出了什麽了不得的大事了,所以他趕緊詢
問。

  本來這場婚禮實際行的非常的融洽的,大家都是喜洋洋的,可是忽然發生這
樣的事情,所有人都覺得有些奇怪,所以都在此時看著這個愛德華,想看看他到
底想說什麽,到底是什麽樣的事情能讓他這麽的激動。

  此時的愛德華喘了兩口氣以後,然後才低聲的在自己老闆面前淡定下來,現
在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兩句,這兩句話一說出來以後,此時的peter 的父親臉色更
是大變,很顯然,這個愛德華給他們消息,並不會是什麽好消息,否則他也不會
這個樣子了。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婚禮暫時肯定也必須要停止,所有人都看著這個時候的
愛德華還有peter 的父親想看看他們到底怎麽了,所有的人心裏都很好奇,想盡
快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此時的愛德華,將自己所知道的情況,簡單的跟自己的老闆說了幾句之後,
這個時候這位老闆臉色變得非常凝重,顯然已經出了很大的事情,他必須要盡快
去處理才行。

  「peter ,跟我走,出單了,暫停婚禮!」此時,peter 的父親對著自己的
兒子揮了揮手,讓他趕緊跟自己走。

  衆人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peter 雖然說心裏面疑惑,但
是既然自己的父親讓自己去,那當然是不敢不去的,所以趕緊跟著自己的父親走
了。

  此時大家都是不知道發生什麽事情,peter 的母親也趕緊跟著去了,而作爲
妻子的秦青在這個時候卻不便于前去,因爲她雖然是他們家的媳婦,但是有些事
情是我自己不便于參與,更何況此時的婚禮還沒有辦完呢,只是心裏面疑惑,不
知道到底發生什麽事情。

  不過不知道怎麽的,這個時候的秦青的心裏,讓她越發的不舒服,他總覺得
有一些很可怕的事情,可能會發生。

  轉眼間的時候,他就被自己的父親帶到了酒店的一間套房當中,而在那裏的
話,他會知道一些讓他很震驚的事情。

  此時那個peter 還有他的父親,很快的就來到了酒店的一間套房當中,在這
裏單獨商議,甚至都不允許自己的妻子進來。

  「爹地,到底出什麽事情了?看您這麽著急的樣子?」

  進到房間以後,此時的peter 看到自己的父親臉色有些不善,趕緊開口詢問。

  「剛才得到愛德華的報告說,我們公司的股價忽然在一瞬間狂跌下去了!」

  此時的peter 父親臉色凝重的看著自己的兒子,神情之中滿滿的都是驚慌之
色,剛才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著實把他嚇得不輕,要知道這麽一搞的話,可以說
他們公司就會損失巨大的利益,而此時忽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全然沒有心理準備,
這才是peter 父親這個時候無比恐懼的原因。

  可以說這則消息對于peter 來說也是晴天霹雳,整個人都驚呆了。

  「爹地怎麽會這樣啊?爲什麽忽然會這個樣子?」此時的peter 不敢相信的
看著自己的父親,驚駭地說出這番話。

  peter 的父親也是非常的凝重,歎了一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麽
回事,不過根據愛德華的報告來看,peter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麽人了?」

  聽到自己的父親說出這番話,peter 一頭霧水。

  「爹地,我得罪人?什麽意思?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

  peter 的父親神色凝重的說道:「根據剛才愛德華傳回來的報告來看,似乎
是美國的一個什麽大企業在對我們的公司進行大幅的高買低賣,將我們公司的股
票搞得一文錢都不值了!」

  這一下子,peter 更加驚呆了,要知道高買低賣這種股票的操作方法,擺明
了就是要把自己家公司搞垮,爲此不惜虧本大甩賣這麽做的話,除非是不死不休,
否則怎麽會幹這樣的事情?

  「他們爲什麽要這麽做呀?」peter 趕忙詢問。

  「所以我才要問你啊,你是不是得罪什麽人了?」peter 的父親臉色凝重的
看著自己的兒子,緩緩說道,「愛德華剛才初步去了解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人看
你不買,想要對付你,所以才這麽做的,所以我才問你,是不是得罪什麽人了呀?」

  「爹地啊,我能得罪什麽人啊?!」聽到這句話的時候,peter 差點沒有哭
出來,他真的感覺自己比窦娥還冤,要知道可以用這種方法和他們家進行這種不
死不休的血戰的人物,哪裏是他可以得罪的呀?他從來就沒有見到過這樣的人呢,
怎麽可能得罪他們呢?

  peter 的臉色這麽難看,哭兮兮的樣子,她的父親其實也知道,自己的兒子
基本上不可能得罪什麽大人物,所以他也知道不能在這個時候冤枉了自己的兒子,
所以歎了一口氣之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也認爲你不可能得罪這樣的大人物,
但是現在到底是怎麽回事,必須快點搞清楚才行!否則在這個樣子的話,後面的
事情就不好收場了。」

  說到這裏的時候,這個老爺子頓了一頓,然後繼續說道:「你的婚禮暫時也
不要辦了,現在我們必須盡快前去公司,了解具體情況,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
想啊!」

  聽到自己的父親這麽說,雖然此時的peter 不願意就這樣離開自己美麗的新
娘,可是現在也是別無選擇,也只能夠聽父親的,畢竟如果家裏面的事情真的無
可挽回的話,那可就是什麽都完了,更別提享用什麽美人了。

  所以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趕緊去把家裏面的事情處理完才行,否則的話如果
真的是遇上什麽大人物,把他們家搞垮的話,那肯定是一切都完了,那可是大大
不妙啊,所以他們趕緊去處理,不能夠耽誤。

  「到底是怎麽回事?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會這樣?我們到底得罪什麽人
了?爲什麽會這個樣子?」

  此時,很快的這對父子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司當中,peter 的父親立刻召集董
事會的成員開董事會,研討到底是怎麽回事,不過很快的他們就發現,情況比他
們想象中的還要糟糕得多。

  首先不光是他們公司的股票遭到了狙擊,整個骨架在一瞬之間就幾乎要崩潰
了,而另一邊銀行好像也得到了什麽消息,在此時宣布,禁止給他們公司貸款,
可以說幾乎在整個香港的經濟當中把他們家給封鎖了,這種打法可以說完全沒有
留下任何的余地,整個公司如今是人心惶惶,很多董事會的高層都不知道應該怎
麽辦才好。

  而peter 的父親在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以後,也是無比的恐懼,不知道到底是
怎麽回事,自己家到底得罪了什麽樣的大人物,這個時候居然這麽整他們。

  「董事長,這件事情我是知道一些的。」就在這個時候公司的副總裁,也就
是跟著peter 父親很多年的一個高層,此時對著peter 的父親開口了。

  看到這個高層開口了,peter 和peter 的父親都愣了一下,其他的董事會的
高層也都詫異的看著眼前這個人,想看看他到底想說什麽。

  「你知道?那到底是怎麽回事啊?」peter 的父親焦急的詢問,現在他真的
很想快點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怎麽樣才可以解決公司如今的危機。

  「這件事情其實還是出在少爺的身上。」此時,這個人平淡的對著眼前的peter
說道。

  這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讓在場很多人都覺得,這件事情他是一個知情人,而
這個人確實也是一個知情人,不過他也是剛剛才知道這件事情的,並且他知道此
時應該怎麽做才好。

  不過他這番話一說出來以後,此時的peter 父子還有其他人,都感覺有些奇
怪,因爲他們這個時候雖然知道可能這件事情和peter 有關系,這是怎麽也不明
白,到底peter 是怎麽得罪了大人物?peter 自己都想不起來呀!

  「到底怎麽回事兒啊?你說清楚些!」此時,peter 的父親皺著眉頭說道。

  「董事長,這件事情,在這裏說其實不大方便,我想和您和少爺單獨聊聊,
可以嗎?」此時,那個人故作神秘地說道。

  Peter 父子和其他高層都面面相觑,不知道這人搞什麽鬼?

  ……

  另一邊,作爲新娘的秦青,也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反正現在婚
禮要暫停,這裏的是人心惶惶,好像是peter 家裏的公司出了什麽大問題,所以
現在,婚禮不能再舉行了,必須等這件事情解決才行。

  這種事情,秦青也幫不上忙,所以現在也只能幹瞪眼,因此在這個時候,她
也只能呆在房間裏等待著。

  但是,秦青怎麽也想不到,她的未婚夫,下面會怎麽對她。

  過了大概有叁個多小時,婚禮的吉時早就已經過去,事情卻還沒有解決,秦
青雖然心裏疑惑,但也只能在房間裏等著,同時在這裏用過了午餐。

  到了下午兩點多的時候,此時的秦青正穿著婚紗,無聊地正在翻書,就在此
時,peter 和peter 的父親在此時走了進來。

  「peter ,怎麽回事兒啊?」看到自己的未婚夫進來了,此時,秦青趕緊站
起身來,很是吃驚地說道,顯然,今天發生的事情,讓秦青很吃驚

  此時秦青的未婚夫peter 還有,他的父親的臉上都帶著一股股十分難看的神
色,顯然有什麽特別讓他們覺得不舒服的事情發生了,這一點秦青一下就發現了,
所以這個女人才會如此發問。

  「到底出什麽事情了呀?」秦青感覺到了空氣中有一股很奇怪的氛圍,那是
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好像很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一樣,所以才疑惑地發問。

  peter 和peter 的父親進來以後,看著眼前的秦青,peter 有些慚愧的低下
頭,看起來有什麽讓他覺得很愧疚的事情似乎要發生一樣,而peter 的父親也不
怎麽好受。

  不過這對父子在猶豫了一下之後,終于還是peter 咳嗽了一聲,對著眼前的
秦青說道:「阿青,出事了,我們家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聽到自己的未婚夫說出對方話,秦青心裏有些吃驚,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麽意
思,趕緊說道:「怎麽回事?peter ,到底家裏面出什麽事情了?」

  peter 又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把目前家裏面發生的經濟危機,搞原本的告
訴了此時的秦青。

  秦青聽完這些話以後,完全驚呆了,他萬萬想不到如今peter 的家裏面如此
強大的危機等于是說,這不是要破産了嗎?

  不過好在秦青並不是爲了錢才想和peter 結婚的,所以現在還沒有那麽大的
情緒波動,只是心裏面震驚而已。

  「那現在應該怎麽辦呢?」秦青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在面對這種事情的
時候,這個女孩子當然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麽辦才好,所以此時只能夠如此發問。

  聽到秦青說出這番話來,peter 父子也是更加難看,看起來現在,有一些話
他們是難以啓齒的,但是現在似乎只能夠說出來才好。

  「阿青,是這樣的,我們之所以來找你,是因爲現在只有你才可以拯救我們
家……」peter 的父親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終于踏上前一步,將該說的話說了出
來。

  這番話可以說更讓秦青摸不著頭腦:「爹地,你這話什麽意思呀?我怎麽完
全聽不懂啊,我怎麽可能拯救你們呢?」

  「事情是這樣的,剛才我的部下已經把這件事情打聽清楚了……」說到這裏
的時候,peter 的父親歎了口氣,咬了咬牙,說道,「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這
一次我們家之所以會遇到麻煩,是因爲我們家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只是我們還不
知道那位大人物是誰,但是我們已經知道,得罪那位大人物的原因了……」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雖然秦青還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還有自己的公公,到
底在現在想做什麽?可是還是引起了她的好奇心,所以秦青很好奇地問道:「那
到底是什麽原因呢?」

  peter 在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言語之後,對著自己的未婚妻說道:「其實事情
很簡單,那位大人物他……他看上了阿青,給我們提出了條件,只要盡管阿青你
可以去酒店陪他一晚上,他就可以放我們家了……」這番話說出來的時候,這個
家夥痛苦的低下頭來,顯然說出這一番話,他真的特別的難受。

  到了下午兩點多的時候,此時的秦青正穿著婚紗,無聊地正在翻書,就在此
時,peter 和peter 的父親在此時走了進來。

  「peter ,怎麽回事兒啊?」看到自己的未婚夫進來了,此時,秦青趕緊站
起身來,很是吃驚地說道,顯然,今天發生的事情,讓秦青很吃驚

  此時秦青的未婚夫peter 還有,他的父親的臉上都帶著一股股十分難看的神
色,顯然有什麽特別讓他們覺得不舒服的事情發生了,這一點秦青一下就發現了,
所以這個女人才會如此發問。

  「到底出什麽事情了呀?」秦青感覺到了空氣中有一股很奇怪的氛圍,那是
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好像很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一樣,所以才疑惑地發問。

  peter 和peter 的父親進來以後,看著眼前的秦青,peter 有些慚愧的低下
頭,看起來有什麽讓他覺得很愧疚的事情似乎要發生一樣,而peter 的父親也不
怎麽好受。

  不過這對父子在猶豫了一下之後,終于還是peter 咳嗽了一聲,對著眼前的
秦青說道:「阿青,出事了,我們家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聽到自己的未婚夫說出對方話,秦青心裏有些吃驚,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麽意
思,趕緊說道:「怎麽回事?peter ,到底家裏面出什麽事情了?」

  peter 又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把目前家裏面發生的經濟危機,搞原本的告
訴了此時的秦青。

  秦青聽完這些話以後,完全驚呆了,他萬萬想不到如今peter 的家裏面如此
強大的危機等于是說,這不是要破産了嗎?

  不過好在秦青並不是爲了錢才想和peter 結婚的,所以現在還沒有那麽大的
情緒波動,只是心裏面震驚而已。

  「那現在應該怎麽辦呢?」秦青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在面對這種事情的
時候,這個女孩子當然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麽辦才好,所以此時只能夠如此發問。

  聽到秦青說出這番話來,peter 父子也是更加難看,看起來現在,有一些話
他們是難以啓齒的,但是現在似乎只能夠說出來才好。

  「阿青,是這樣的,我們之所以來找你,是因爲現在只有你才可以拯救我們
家……」peter 的父親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終于踏上前一步,將該說的話說了出
來。

  這番話可以說更讓秦青摸不著頭腦:「爹地,你這話什麽意思呀?我怎麽完
全聽不懂啊,我怎麽可能拯救你們呢?」

  「事情是這樣的,剛才我的部下已經把這件事情打聽清楚了……」說到這裏
的時候,peter 的父親歎了口氣,咬了咬牙,說道,「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這
一次我們家之所以會遇到麻煩,是因爲我們家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只是我們還不
知道那位大人物是誰,但是我們已經知道,得罪那位大人物的原因了……」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雖然秦青還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還有自己的公公,到
底在現在想做什麽?可是還是引起了她的好奇心,所以秦青很好奇地問道:「那
到底是什麽原因呢?」

  peter 在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言語之後,對著自己的未婚妻說道:「其實事情
很簡單,那位大人物他……他看上了阿青,給我們提出了條件,只要盡管阿青你
可以去酒店陪他一晚上,他就可以放我們家了……」這番話說出來的時候,這個
家夥痛苦的低下頭來,顯然說出這一番話,他真的特別的難受。

  「什麽?」秦青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隨即,她就聽明白了peter 父
子的意思了,這一下子,這個女人立刻勃然大怒。

  「你……你在胡說什麽?我是你老婆啊!」秦青立刻對著眼前的peter 怒吼
出來,美麗的臉蛋兒上整個都是極度憤怒的神色,很明顯,這個美女是真的發火
了。

  Peter 沮喪地低下了頭,peter 的父親卻是哼了一聲,他跟兒子不一樣,這
份家業是他一手打拼下來的,他是絕對不允許失去的,而現在守住這份家業的唯
一希望,就是眼前的秦青,所以,peter 的父親可不像peter 那樣優柔寡斷。

  「今天這個事情只怕由不得你了……」peter 的父親惡狠狠的對著眼前的秦
青說道,「我不妨告訴你,我也知道你會有這樣的態度,所以我現在不是來跟你
商量的,我是在這裏命令你的,明白嗎?」

  說到這裏的時候,petee 的父親拍了拍自己的手掌,頓時有好幾個人就走了
進來,而這幾個人走進來的時候,此時的秦青完全驚呆了。

  「爸爸,媽媽!」秦青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尖叫,原來這個時候自己的父母正
被人捆綁著身體推了進來,他們的嘴上都叼著布,這個時候正驚恐的看著自己的
女兒,不住地發出嗚嗚的聲音。

  而在他們的身後,這有幾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用手槍頂著他們的後背,看起
來如果這些槍是真的話,只要這些人立刻開槍,秦青的父母頓時就會命喪當場了。

  此時的秦青想要沖上前去救自己的父母,可是有兩名黑衣人立刻就沖了過來,
將秦青和她的父母隔開,這一下這個女人完全明白了,不管自己做什麽都是徒勞
無功,這裏可是好幾個大男人,自己一個弱女子怎麽可能抵擋得住?

  「你們……你們別亂來,你們不能這樣,我要報警了!」秦青現在也沒法子,
只能激動地大叫道,以報警來恐嚇這對如今令她惡心不止的父子。

  peter 慚愧地低下頭,不敢說一句話,peter 的父親卻是老江湖,此時冷笑
著說道:「報警?那你也得出得了這個門啊!老子辛辛苦苦幾十年的家業,如果
因爲你一個女人就敗光了,那老子甯願和你們同歸于盡,反正香港沒死刑,沒了
錢老子不如進監獄躲起來還安全些,你今天要是不去陪,老子宰了你父母,在宰
了你,大不了判個終身監禁!」

  此時,聽到peter 的父親這麽狠毒的話,在看到被堵住嘴的父母那驚恐的眼
神,秦青終于明白,自己沒有選擇,如果不答應這對禽獸不如的父子的要求,那
自己和父母就要完蛋了。

  「peter ……」此時的秦青一臉淚花,看了一眼旁邊低著頭的未婚夫,說道,
「你曾經說,會愛我一輩子,現在,你也要我去嗎?」

  peter 心裏面十分愧疚,但是他也明白,如果這個事情不解決,自己家族徹
底完蛋,自己的下場也不會太好,所以現在,雖然心裏面特別難受,但此時,peter
也只能硬起心腸,說道:「阿青,原諒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就幫幫我們
吧……」

  「很好,很好……」看到這個男人如今這麽窩囊的樣子,秦青的眼眶中滿滿
的都是淚花,她咬著牙將手上的結婚戒指摘下來,扔到眼前的這個男人的腳邊,
說道,「好,今晚我去,我去!但我要和你離婚,離婚!」

  到了這個地步,秦青的心裏對這個男人徹底失望了,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
是爲了保護自己的父母,也是償還這個男人以前對自己的好。

  看到秦青答應了,此時的peter 父子也不介意她說離婚了,其實就是秦青不
說,peter 父子也不敢留下秦青了,一方面那位大人物既然看上了秦青,就算只
睡一晚上,peter 也不敢染指了,以免惹禍上身;第二也是出賣自己的妻子和愛
人,這讓peter 也沒有臉面繼續面對這個女人,所以,離婚是必然的。

又色又爽的视频网站